修補星球

作者:李唐 來源:《意林原創版·講述》

  每天,我的任務就是修補星球。

  這事兒得怪我的女朋友——她一不高興的時候,就會隨手毀掉幾顆星球。你知道,我們這種太空游蕩者,可能在太空中流浪幾百光年都見不到一個同類,這樣的話難免會感到很孤獨,并且煩躁,毀滅的能量便在我們的身體里蓄積。如果不時常爆發一下,會受不了的。

  我之前就是這樣的,帶著滿腔莫名的憤怒與力量,游蕩在這漫無邊際的太空中。

  直到我偶然遇到了我的女朋友。

  我們攜手同行,日子便不再那么難捱。在此之前,我們都是孤獨地飄浮在宇宙中。而現在,我們將積蓄在身體中的能量轉化為了話語,幾乎一刻不停地向對方傾訴著。這使我們感到輕松和愉悅,身體在宇宙中變得格外輕盈。我們從一顆星球跳到另一顆星球,我們在上面跳舞,尋找水源和正在孕育的文明。她那個時候是很有耐心的,經常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幫助那些最原始的文明免遭大自然的摧毀。

  每當我夸她:“你真是富有愛心。”她的臉上便出現紅暈,露出羞澀的表情。她總是很謙虛。

  橫亙在我們面前的,是漫漫宇宙和無邊無際的時間,這使我們時刻感到恐懼。但是,現在我們不再孤單一人,而是一同面對這些恐懼。這樣,恐懼似乎也變成了一種艱澀的樂趣。我們相信只要有了彼此,無論多么難辦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我們將不再感到恐懼。

  但是,漸漸地,我發現事情起了變化。我們彼此的話越來越少,以至于后來竟再也找不到話題,似乎所有的話都被我們說盡了。不知從哪天起,我們不再開口,緊閉雙唇,連最簡單的字詞都懶得說。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們依然在一起,但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我感覺曾經的那種力量又在我的身體里聚集。我再次感到了恐懼。我們不再并排在一起游蕩,而是她在前面,我在后面,或者我在前面,她在后面。我們并未徹底離開過對方——一種微妙的情感將我們連接在一起,但我不知這條紐帶是否只是出于某種虛構。

  有時我會非常想念之前那個富有愛心的她。盡管我不知道之前的那個她是否是裝出來的,是否現在的她才是真實的。但是,畢竟那樣的她曾經存在過。

  事情在惡化。有一天,她突然停下,我差點撞到她的身上。

  “怎么啦?”——這是我很長一段時間里說的第一句話。

  她沒有理我,而是看著眼前一顆紫色的星球。然后,她舉起左手,伸出食指,指向眼前的星球。幾乎就在同時,那顆美麗的紫色星球便轟然變成了碎片。

  我完全震驚了。她身體里積攢的那種能量原來比我想象的還要劇烈,簡直深不可測。在震驚之余,我又感到了某種愧疚,似乎一切都是我造成的——事實也未必不是如此。

  帶著這種復雜的情緒,我便跟在她后面修補起那顆星球來,仿佛這樣做就可以彌補什么。就在我修補星球時,我看到她遠遠地懸浮在某處,冷冷地看著我。我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什么。

  從那天起,她便開啟了她摧毀星球之旅。只要她一不高興(這是很難捉摸的),就會將眼前的星球摧毀,甚至連同那些已經建立了文明的星球。而我便緊跟在她后面修補。

  就這樣,我成了一個修補星球的人。這樣會使我稍稍安心一些,否則我看到那些被摧毀的碎片在太空中四處飄蕩,我會感到非常壓抑和難過。

  說真的,這項工作是很辛苦的。我像是自虐一樣不停修補著,我想,在某一天,她或許會對我心生憐憫,從而停止這種愚蠢的行為。在這個過程中我也突然發現,我其實依然是愛她的。這成了我表達愛意的一種方式——但這是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的。

  日子就這樣過去。事情似乎并沒有任何改變。她不厭其煩地摧毀著一顆又一顆星球。看著她的背影,我不禁想:這是不是我的一廂情愿?事實證明,她完全沒有顧忌我的感受,甚至有可能是故意用這種方式表明她決絕的態度:一切都沒有挽回的余地。

  終于有一天,我累了。我躺在一顆星球的碎片上,我準備放棄了。這種無休止的戰爭使我厭倦。就隨她去吧,我慢慢閉上了眼……

  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中,我看到她來到我身邊,但是,她不是以完整的形態,而是以碎片的形式。她的頭、腿、腳、雙手、身體全都分離開來,飄在我眼前。

  她的頭離我最近,用一種非常悲傷的目光看著我。然后,她的嘴開始說話了:

  “你知道嗎,我是多么地愛你,但是當我看到你寧愿修補那些毫無無意義的星球,也不愿意跟我說一句話,我就會感到憤怒,于是我跟你賭氣似的毀掉一顆又一顆星球,而你卻一聲不吭地修補它們。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氣,用這種方式對我做無聲的抗議。好吧,我認輸,現在我將自己弄成了碎片,如果你還愛我,就來修補我吧——”

  不知為何,夢中的我顯得冷酷無情,聽完這段話我竟然背過身去。

  “快點修補我吧。”她的聲音里有了哭腔,

  “否則一會兒我就會被宇宙風暴刮走,永遠變成太空垃圾。求求你了,快點救救我……”

  我掙扎著醒來。她的聲音猶在耳邊。我看著四周,并沒有看到她——這是自從我倆相遇后,她第一次徹底離開我的視線。

  我四處尋找,終于沒有找到她。她就這樣消失了。那些星球的碎片飄蕩在我身邊。我看著一些五顏六色的光從宇宙的最深處射出來——這是剛剛過去的宇宙風暴的痕跡。

  沒有一絲聲音。我突然意識到,宇宙是無聲的。我就這樣被包裹著,沉淪在這樣一種虛無中。

上一篇:永不卑賤,永不虛偽,永不殘忍     下一篇: 烙章
德甲比赛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