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依晨:生命的禮物往往來自討厭的事情

作者:何佩郁 來源:《意林原創版·講述》

  十月底,林依晨剛滿三十歲,年紀尚輕的她,已經手握兩座金鐘;除此之外,她的心里也已自成一套超齡人生哲理。

  采訪中,一則問題是這樣的:很多年輕人現在都很苦悶,工作不好找、薪水低、仿佛看不到自己的未來,請問你會給這些年輕人什么建議呢?

  她停頓一會兒,始終維持著招牌的、溫暖如晨光的淺淺笑容,但腦袋里的思緒顯然正在快速運轉;約莫二十秒后,她緩緩說出答案。

  這是一個不太討喜的答案:“對于你所討厭的事情,不要急著抗拒。”

  “想一想,我生命中的許多禮物,其實都是‘討厭的事情’帶給我的。”她說。

  單親家庭長大的林依晨,從小就是由母親一肩扛起照顧她與弟弟的責任,高中之前,小小的林依晨雖然知道家境并不優渥,倒也從未在物質上感受到匱乏,直到高二那年,林依晨才明白了這個“討厭的事實”。原來,為了支付多年的生活開銷,家里早已負債數百萬元,其中還有不少是利息高得嚇人的信用卡債。

  從那一刻起,林依晨決定要扛起幫母親還債的責任。高三那年,因為想賺到“林家人的第一臺計算機”,林依晨參加了首獎三萬元加一臺計算機的“捷運美少女”選拔,順利奪冠,也因此踏人演藝圈。

  拍戲超拚命磨出史上最年輕金鐘影后

  剛出道,恰好遇上偶像劇風氣盛行之初,大量的角色需求,讓她才剛入行就獲得演出女主角的機會,演出第一部作品《十八歲的約定》就讓林依晨一炮而紅。當時的她,除了上課就是拍戲,幾乎沒有太多睡眠時間。

  為了完成學業,也為了兌現為媽媽扛債的承諾,林依晨選擇這樣的生活,在麥當勞、圖書館、校園餐廳里,不斷伺機補眠的漂流大學生涯。那幾年,她平均每年拍攝兩部以上的戲劇作品,一年之中有十一個月都在工作,“真的像螞蟻一樣”她打趣地自我形容。

  這樣近乎夸張的敬業態度,奠定了她在偶像劇領域的一姐地位,也在2008年得到了金鐘獎最佳女主角的肯定,成了史上最年輕的金鐘影后;但她在今年所獲得的第二座金鐘影后,則是來自于另外一件“討厭的事情”,一場罕見而詭異的怪病。 罹病成轉機壓抑徹底釋放

  2008年,在一次體檢后,醫生說她的腦部得了“蝶鞍部囊腫”,在接近腦下垂體的下視丘部位形成囊腫,病因在醫學上還未有明確解釋,但醫生歸結出此類病患共同的特質——“自我要求過高、壓力過大、生活作息不正常”。所以,一切其來有自。

  手術之后的恢復期間,因為荷爾蒙的分泌量劇烈起伏,讓她的情緒大起大落,一會兒陷入悲觀絕望,過一會兒又興高采烈;更特別的是,她競如同被施了魔法,開始像個小孩子一樣,誠實地說出自己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想法。“你為什么小時候要對我那么嚴厲?為什么寫字不漂亮就要打我?”第一次,林依晨如此坦率地向媽媽表達怨懟之意,讓媽媽瞬間既震驚又自責。“他們又不了解我,為什么要這樣罵我?那些媒體為什么要這樣亂寫?”也是第一次,她終于把長期以來,在工作中受到的委屈、壓力,以幾近控訴般的方式宣泄而出。

  而這場病,同時讓她體悟到,過去那個追求完美、冷靜自持的她并不真實,就如同她演過的那些漫畫改編的角色一樣,太過夢幻、不貼近現實人生。沉潛休養之后,再度復出,她毅然決然地擺脫過去夢幻、稚氣的女孩形象,轉而選擇詮釋在你我生活周遭都會出現的那種真實人物。于是,我們看到了“我可能不會愛你”當中,那位面臨三十歲關卡而困頓苦惱的“程又青”;而“程又青”這個角色,不但使林依晨第二次獲得金鐘影后獎,也一舉突破了她過去漫畫式的角色定位,帶著林依晨看見自己新的可能。“所以我說,不要急著抗拒那些你所討厭的事。”林依晨說,“抗拒,就不會有新的刺激,也就不會有進步、創新的可能。”但如果好不容易接受了討厭的事,結果卻不盡如人意呢?林依晨又說:“至少試過了。人哪!寧愿‘熱情的失策’,也不要‘冷漠的聰明’。”憑著精采的生命歷練,林依晨雖然甜美無敵,但出口就是硬道理。

上一篇:“學神”陸冠南的逆襲人生     下一篇: 跑調的高三
德甲比赛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