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絕不得罪廚子

作者:胡丹、 來源:《意林》

  洪武十一年,朱元璋把那些已經長成大小伙子的兒子們打發到他們的封國去,讓他們在各自的封地建藩立國,以保衛他朱家的王朝。

  忽一日,他接到密報,說秦王朱在到西安就藩的路上,因為一點不如意,鞭打了廚子。這讓朱元璋大感恐懼,急忙鋪紙提筆,親自寫來一份敕諭,令人急送到秦王處,向他這位次子指出侮辱“造膳者”的危險性。

  看官或奇了,堂堂王爺,還怕一個廚子嗎?打了也便打了,能咋的!

  朱元璋可不這么看,他說:“膳,立命也,非操膳其事者不得其精。”人之榮華富貴,不過吃穿住行,而以吃為首。

  他對秦王說:小子你聽著,你的吃食,掌于廚子之手,你不把廚子當人,“將操膳者視以尋常,是不可也”。

  為何?吃食是要入口的,你若得罪了廚子,他往你的飲食中吐口水,或彈點鼻屎什么的,你哪里知道!“若頻加棰楚,不測之禍,恐生于此。”聽說你動不動打他,廚子雖是小人物,你把他打狠了,他豁出去,在你食物中下毒,你小命也就沒了!

  依我說,朱元璋的批評與分析,雖然有些齷齪,但可謂鞭辟入里。

  好像朱家孩子都喜歡跟廚子過不去,與秦王同一年就藩的晉王,在去封國太原的路上,也笞辱了膳夫。

  朱元璋立刻派人,以八百里加急的快馬,星夜傳諭晉王(“馳諭”),讓他對廚子好些——真比兵火還急。

  在給晉王的教訓里,朱元璋拿自己舉例,說道:

  “老父我率領群雄平定禍亂,對人從未姑息過。唯獨廚子徐興祖,事我二十三年,我從未折辱過他。”

  老朱一生,殺人無數,他為何獨獨對一個廚子如此高看?難道一介“膳夫”,比被他殺掉的那些老哥們和勛戚重臣還要緊?朱元璋沒有明言,只向老三拋出這樣一句:“怨不在大,小子識之。”

  親王之國,是多么隆重之事,一路上軍馬浩蕩,事體繁多。朱元璋唯獨對兩位皇子毆打廚師之事,耿耿于懷,專門派飛馬前去,曉以利害。可見他很明白一個道理,像陳友諒、張士誠這樣的對頭,像胡惟庸、藍玉這樣的“奸臣”,要想謀弒他,并不容易,總得起大勢軍馬來殺,他怎么也可以抵擋一陣子,總不至于虧輸。就怕這些對頭、奸臣,不起軍馬來殺,而是買通他身邊的親信,取他首級于睡夢之中。

  看官,不妨猜一猜,除了侍寢的宮女妃子,還有哪些人應該格外防范?朱元璋認為,身邊有兩種人絕不可得罪:一是剃頭匠(櫛工),一是廚子(膳夫)。為何不能折辱廚子,朱元璋把道理講得很清楚了。那為什么剃頭匠也不敢得罪呢?朱元璋的原始講話沒有錄音,但應該很好理解:除了帶刀侍衛,能夠在御前動刀子的,不是只有剃頭匠嗎?侍衛們的刀,都藏在鯊魚皮鞘里,輕易不拔。可剃頭的來見,有哪次不亮刀的?一把利刃,在龍喉前橫飛,刀光閃處,胡子茬啪啪飛落,朱元璋能不驚恐?

  朱元璋的廚子徐興祖、井泉,都做到光祿寺卿;剃頭匠杜安道、洪尚觀,做到太常寺卿,都是從三品的皇皇京卿(光祿寺卿與太常寺卿,皆為“九卿”)。

  一聲怒吼半邊天都要塌下來的老父親尚且如此謹慎,他的不肖之子,竟敢隨便笞辱,還要小命不要?

  朱元璋讓兒子們小心庖廚,敬重廚子,在他眼里,廚子就是潛伏的忍者和殺手,一定要收買他們,他不想自己的孩子被廚子所毒害。

  (張秋偉摘自《大明王朝家里事兒》

  陜西太白文藝出版社 圖/羅再武)

德甲比赛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