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心

作者:程子昂 來源:《意林》

  王一針是縣上有名的神醫。

  王一針之所以叫王一針,是因為他精通針灸,不管大病小病,凡是喝草藥不管事的,找他扎一針,準好。但是縣上的人一般不輕易找他。一是他這一針收費太貴,扎一針就是五百,再一個,就是這扎針太嚇人,那么長的針插進身體里,誰看了都發怵。即便如此,王一針的小門診依舊門庭若市。

  王一針一米八幾的塊頭,身形魁梧,面相兇惡,真看不出是個醫生。他行醫主要是因為祖上把這手藝傳給他了,他得傳下去。他的小診所,也不是什么正經診所,連個營業執照都沒有,基本也只接待同縣的人。至于他本人,也從不穿白大褂。

  王一針的功夫也是了得,有次有一大漢牽一狗來找王一針扎針,不過扎針的不是他人,是這狗。這狗已經幾天不進食,看上去半死不活,但也沒死。一開始去找獸醫,人家說這狗太健康了,最后不得已,來找王一針。王一針沒扎過動物,但倒也不推托,拿起針就準備扎,并說道:

  “不管醫好醫不好,五百塊。”

  狗主人默允,他覺得王一針醫人那么神,醫狗也不成問題。

  王一針拿著針,卻犯了難,不知道從哪下手,便不管不顧,按著人的穴位大致扎了下去,一開始下手很輕,見狗沒啥反應,便一針直扎了下去。果不其然,那狗猛叫一聲,死了。

  那狗主人不樂意了,便開始對著王一針一通罵,把他祖宗都問候了個遍,要多難聽有多難聽,不多時罵累了,停了口,空氣靜了幾秒,王一針看了他一眼,嘴里輕輕吐出三個字:“五百塊。”

  那狗主人一下子火了,揚起拳頭就要打王一針,但這王一針反應奇快,也可能是早料到他要動手,瞬間擒住那狗主人的手腕,猛地向下一拉,直接給他胳膊拉脫臼了。那狗主人也是猛地一叫,比方才狗叫的還慘。而王一針又順勢將他胳膊向上一推,又給他接上了,狗主人又哀號了一會兒,才靜了下來,王一針又輕輕地說:

  “接骨一百,一共六百,現金夠嗎?”

  那大漢憤然摔下六百大鈔,抱狗離去。

  自此王一針再沒遇上過醫鬧。 一年春節,一老農在親戚家喝了些酒,夜里回家時路過一墳場,正巧尿急,便在林子里隨便找個地方解手,待方便完,定睛一看,才發現自己不偏不倚,正好尿人家墳頭上了,嚇得他一路連滾帶爬跑回家。回家的路上他只覺得眼前的東西越來越模糊,待他到家時,已經什么都看不見了。村里的老人都說他是被那墳頭的主人報復了,趕緊找回去給人家磕幾個響頭。可那墳場有大大小小墳頭上百個,他又已經看不見了,要找他是得罪了哪位先生幾乎不可能,于是有人便提議,去縣里找王一針吧。

  到了王一針的小診所,老農給王一針說明了情況,王一針思索了一會,認真地說:

  “你這是鬼上身了,現在鬼就在你的心臟里,我把針扎進你的心臟,那鬼就出來了,到時候你趕緊給人賠個不是,就好了。”

  隨后王一針將那老農領進里屋,讓家屬在外等候。

  那老農脫了上衣,躺在床上。過了一會,他只覺得胸口一陣刺痛,于是忙道歉,還罵自己,把自己祖宗都問候了一遍。很快,他覺得眼前好像能看見東西了,沒有幾分鐘眼前便真切了。他忙跳起來,看看自己的恩人王一針,摸出了五百塊錢給他。

  “不收。”

  “為啥?”

  “沒扎。”

  老農忙低頭看自己胸口,只見兩個深深的指甲痕。

  (本文由東營一中二月文學社提供 圖/關節熊)

上一篇:你為什么不可以當黑羊     下一篇: 第九年
德甲比赛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