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學里有成功嗎

作者:行之 來源:《意林》

  馬云,在如今的商業時代,幾乎是神一般的存在。2010年后的成功學,沒有哪一本能繞得開他的名字。在言必談馬云的成功學里,馬云的一生都是教材。前兩年電商熱的時候,我去做一些采訪,采訪者清一色的都在談馬云。很多人都在分析馬云為什么能成功,但我唯獨記住了一個人的話。他說,馬云的成功,無非是兩點。第一,他的英文好。第二,他的太極拳打得好。

  以一個人的成功論成功,不是什么難事。難的是通過一個人看似和成功不相關的事,看到他成功背后的埋伏千里。

  陸游死前,給他兒子留下遺囑,教他怎么寫詩。核心只有五個字:功夫在詩外。意思是,寫詩真正的奧義,不在寫作本身,而在于詩人寫詩之外,個人的學養,操守,與生活的血肉交融。

  這種方法論,要是放在今天的成功學里,就是一句廢話。馬云太極拳打得好,那是業余愛好。

  周杰倫在《雙節棍》里唱:是誰在練太極,風生水起?這活生生唱的就是馬云。一個整天忙得頭都要炸的人,還能把慢節奏的太極拳練好,有什么理由不風生水起呢?一個醉心剛柔并濟,太極兩儀的人,修的不正是四兩撥千斤的奧義嗎?

  在高手的眼里,世間道理都是一通百通。馬云的成功,創業故事只是個殼而已。核心的,是這年頭,還有幾個人能在忙成狗的時候,堅持靜心修一門看起來沒卵用的手藝。差距,其實在這里。

  成功學醉心于套路,故事,方法論。這些確實會有微觀上的作用,但絕不是宏觀上的關鍵。

  成功者的關鍵,如果仔細看,一定不是表象上的大事,而是一些瑣碎的小事。

  毛澤東是個煙癮奇大的人,據說在延安窯洞里寫《論持久戰》時,一天要抽五六十根煙。

  1945年8月28日下午,毛澤東在重慶參加與蔣介石的和平談判。毛澤東在蔣介石面前抽煙,蔣介石下意識地揮了揮手。

  毛澤東立即反應到蔣介石并不抽煙,便將手中燃著的香煙掐滅了。以后,毛澤東在和蔣介石的十余次會面中,一直沒有抽過煙。

  蔣介石后來對他的秘書說,毛澤東此人不可輕視。他嗜煙如命,手執一縷,綿綿不斷,他知道我不吸煙后,在同我談話期間竟絕對不抽一支,無怪乎他能成為我最強的對手。

  這個小故事說的不單單是蔣介石的見微知著,更多的是,大人物的成功,往往表面看起來都是雄韜偉略,而如果從邊角看,其實更多的是自我的克制和修行。如冰山理論所講,任何事情的表象,只是如露在海面的冰山一樣,外人能看到的只占八分之一,還有八分之七藏在水下。

  我高中時候有個數學老師,以前混黑社會的那種,在當地很有名聲。那時候的小青年動不動就聚眾打架,學校里常有這類紛爭。這種事一般老師管不好,性情暴躁的同學連老師也一塊兒打。唯獨這個老師,只要出來發一句話,就沒人敢吭聲。

  這種黑道大哥般的炫酷,當時在我們看來,就是一種成功。

  后來有一次學校發生地震。正好是在他那堂課。整棟樓都在晃,墻上的裂縫跟爬山虎似的。當時我們全班都驚呆了。他站在講臺上,簡潔地說了一句,所有人,什么都不要管,給我跑!全班都跑了。

  我跑到走廊的時候,回頭望了一眼。他走在最后一個。是的,不是跑,而是走。跟逛菜市場似的。

  我終于明白,他為什么在當地這么有名望了。他的炫酷,不是因為能打架,而是因為有膽色。地震的時候,敢于墊底,還敢不跑的人,誰敢欺負呢?

  如果炫酷也算是一種成功的話,那他的成功怎么可能教得出來?

  我認識一些人,讀書的時候,有些手藝很好,譬如打球、唱歌、折紙、畫畫。多年后,再問他們,還有沒有玩這些。他們笑笑,說,忙了,不搞這些沒用的了。每次我都覺得很可惜。福爾摩斯的成功,功夫不在偵案能力,而在泰晤士河邊拉的小提琴曲。這便是功夫在詩外,我想一萬年都不會過時。

  (秦風摘自簡書 圖/關節熊)

上一篇:都是買賣人     下一篇: 你為什么不可以當黑羊
德甲比赛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