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神秘的宣愉小姐

作者:蘇纏綿 來源:《意林》

  作家簡介:

  蘇纏綿,企業白領,自由寫手。擅長古風類題材的寫作,文章常見于各類青春文學雜志。代表作有《巾幗良玉》《花神張嫣》《畫心》等,言情小說《絕世風光不及你》。

  故事導讀:

  金融系大三女生宣愉趕去參加“校園穿梭巴士”項目的眾籌發布會,卻不料因為“沒有名字”而被拒絕進場,后來才知道因為論壇故障陰差陽錯報名了凝聚態物理系大神凌覺的“女友競聘帖”,隨后招來了校花李元婧的嫉妒和刁難,凌覺注意到此事后,派人暗中保護宣愉,在一次回家的路上,宣愉面對李元婧等人的暴力威脅,恐慌之際,一股憤怒的意識突然噴涌而出,占領了她的四肢百骸,凌覺聞訊后立馬趕至現場,卻發現宣愉毫發無損,一旁的女生卻被嚇得魂飛魄散……

  楔子

  凌晨三點,四下漆黑,周遭靜謐,唯有窗外間歇迸發的蟬鳴聲成為打破這份寧靜的不速之客。

  暗夜里手機屏幕發出的光亮映出了男孩清俊的輪廓。他面上神情凝滯,目光黯然,似乎已被一個天大的難題逼入了絕境。

  屏幕正停留在微信界面,看得出男孩已經跟一個名叫“Henry”的神秘男子聊了很長時間。

  他把倆人的記錄翻看了一遍又一遍,眉頭緊緊揪起,思慮再三才下了決心,在手機里打出幾個字:你說,該怎么辦。

  很快有回復彈出:Easy,殺死“她”。

  殺死——

  男孩瞳孔猛地放大,不可置信。不,這太荒謬了,他怎么可能,這絕不可能!

  另一端的“Henry”似乎看出他的猶疑,再次回復道:唯有殺死“她”,才能救你心愛之人。

  ……

  糟糕,已經開始了!

  宣愉早已收拾好書本抱在懷里,只待教授宣布下課就能離弦而出奔向學校禮堂。可眼看下課時間已經超出半小時,教授仍舊興致勃勃地在臺上口沫橫飛。

  沒想到大學里還有這種喜歡拖堂的老師!換了平時宣愉一定敬佩他無私奉獻,可今天真的太特殊了,她一定要趕去禮堂參加那場“校園穿梭巴士”項目的眾籌發布會。

  因為,那是遠楓策劃的說明會。想到季遠楓,宣愉的心口還是會默默地一刺。盡管已經過去那么久的時間,這根刺依舊存在,從未有拔除的一天。

  “這位同學,你好像待不住了?”宣愉的手肘被隔壁桌女生撞了一下,她才意識到教授說的就是自己。

  她慌忙站起來,一咬牙鞠躬道:“那個……實在抱歉,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或許是威嚴受到挑戰,教授不太高興:“如果你覺得你的時間比我的更寶貴,現在就可以走。”

  宣愉愣了愣。她明白這位教授是她最重要的專業課導師,惹他生氣絕對沒有任何好處,然而——“謝謝教授體諒。”她抓起書包,一溜煙從教室后門遁走了,硬著頭皮不去想教授的臉色會有多難看。

  禮堂與教學樓分置學校兩頭,宣愉一路狂奔,中途好幾次差點撞上人。跑了一大半時,她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緊接著手臂就被這個身影拉住了。

  “愉愉,我正找你呢!”拉住她的是隔壁班同學郭墨,人送外號“八卦女王”,也算宣愉半個閨密。她忽而警惕地觀察了一下四周:“有人在追你?”

  “欸?”宣愉被她突如其來的一問搞得有點蒙。

  “那你跑什么?”

  “你誤會了,我這是有急事。不好意思啊小墨,我真的趕時間,待會兒忙完再找你。”郭墨閃閃發光的眼睛瞬間黯淡下去,看來又有什么讓她憋不住的大八卦迫不及待想跟宣愉分享了。

  “那我長話短說。”郭墨神秘兮兮地湊近宣愉的耳朵,“最近有沒有覺得有陌生人在偷偷跟蹤你?”

  宣愉更是一頭霧水:“沒有啊,誰會跟蹤我?”

  叮咚——學校里的報時時鐘響起,宣愉這才如夢初醒:“小墨,我真的有急事,回頭再找你。”

  “欸,愉愉,我跟你說,最近你一定得小心啊。”宣愉還是不明白她的意思,可又沒時間多做停留,只好連連點頭:“好好好。那我先走了。”

  身后的郭墨知道她根本沒放在心上,急得一跺腳:“尤其是見到×××,躲著點走!”

  至于×××是誰,跑得太快的宣愉沒有聽清。

  最終她只用了十分鐘就跑到了禮堂大廳,顧不上喘氣地想去拉禮堂的門。

  “欸欸欸欸——這位同學。”守在門外的工作人員趕緊攔住她,“里面正在開發布會,你不能進去。”

  “我就是來參加發布會的。”她著急地解釋。“可是發布會已經開始好一會兒了。”工作人員面露難色,“而且,參加者必須提前在校內論壇報名。”

  “我知道,我有報過名。”

  “那……你叫什么名字,我核對一下。”

  “宣愉,金融系的。”

  工作人員翻查著手上的檔案,從第一頁翻到最后一頁,又從最后一頁翻回第一頁,跟著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沒有你的名字。”

  “怎么會?”宣愉既意外又焦急,“我明明有在論壇帖子里跟帖報名。”她不相信,接過工作人員遞來的報名表自己翻找起來。

  沒有,沒有,還是沒有。無論她來回翻幾次,表上依然沒有任何關于她的信息。

  同一時間,禮堂外走進來幾個面孔陌生的女孩兒,宣愉原本并沒有在意,卻沒料到幾個人停在了她面前。

  為首的女生倨傲地看著她,像公主審視一個犯錯的宮女,語氣輕蔑:“你就是宣愉?”

  宣愉莫名其妙,她根本不認識她們中任何一個。

  “長得倒還不錯。”另外一人趕緊討好地接道:“我看一般,比元婧姐差遠了。”

  元婧?這名字似乎在哪聽過。宣愉看著眼前這個女生姣好卻高傲的容顏,心里一閃而過——

  好像聽班上的同學議論過,他們學校的校花,就叫李元婧。據說這朵校花長得美,家世好,是讓男生愛慕、女生羨慕的對象。

  還有,剛才小墨讓她小心“×××”,現在她想起來了,“×××”就是“李元婧”。

  可是她不明白,校花找她能有什么事?

  李元婧昂頭說道:“你不自量力的挑戰書,我已經收到了。”

  “什么挑戰書?”

  “居然跟我裝?還以為你敢競爭凌覺女朋友的位置,膽子應該挺大,沒想到這會兒倒不敢承認了。”

  宣愉不知自己應該生氣還是發笑,眼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她還想進場參加發布會呢,哪里有心情跟李元婧在這糾纏。

  (未完待續)

上一篇:天符之傀     下一篇: 再見,媽媽
德甲比赛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