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0到100億,85后姑娘的“小黃車”,讓北上廣青年瘋狂

作者:司馬 來源:《意林》

  3月11日,一位浙江女孩登上央視,作為朗讀者讀了蘇童的《自行車之歌》,從姑娘緩緩的語調里,我們能感受到她對自行車流露出的細膩感情。

  女孩名叫胡瑋煒,80后的她雖然年輕,身上卻早早地貼上了“浙商”、“摩拜單車的創始人之一”的創業成功者標簽。

  短短兩年,她就讓百萬輛共享單車走入人們的生活。如今在北京、廣州、深圳、武漢、成都……的街頭,你都能發現它們的身影。

  但是,與大多數人對創業女的風風火火印象不同,這個溫婉的80后浙江姑娘,更愿意稱呼自己為“一個有自行車情結的女孩”。

  要知道,姑娘原本最大的夢想,可是做法拉奇那樣的戰地記者,不過生活不總是時時順心,大學畢業誤打誤撞進入汽車行業的瑋煒,經濟類記者這職業一做就是十年。

  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率真的瑋煒以媒體記者的身份和汽車打了很多年交道。因為職業關系,她多出許多了解交通工具和出行方式的機會,這為她后來的創業做了鋪墊。

  看起來文文弱弱的姑娘,每天跟一幫行業大佬聊可穿戴設備、互聯網出行時頭頭是道,甚至還參與汽車迭代這樣的大事件。耳濡目染地,瑋煒竟成了汽車行業里的專家。

  就在她混得順風順水的時候,轉折出現了。2013年,瑋煒因為工作原因去拉斯維加斯看了一場汽車展,展會上“人與汽車交互”的概念呈現吸引住她的目光。

  作為女性,雖身處汽車行業,她對汽車卻有獨特的理解:“汽車對我來說,是一個空間,是一段時光,是一段距離。”

  相對于駕駛功能來說,在車上收聽網絡電臺這樣的情感體驗,在她眼里才是重要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汽車依然是一座孤島,但是交互卻能給汽車帶來更多可能。”

  憑著多年的職業敏銳度,她意識到,未來汽車很可能會發生很大變化,她想為此做點什么。

  或許是情懷作祟吧,瑋煒跟隨內心的感覺,離開工作十多年的媒體職業,開了一家的車公司。

  不夸張地說,前老板覺得她瘋了,周圍的人也都覺得離開老本行創業不靠譜。

  更關鍵的是,未來的出行方式究竟會怎么樣?

  誰也無法立刻給出答案。

  畢竟那時的中國,關于共享單車,還是一個無比陌生的概念。

  瑋煒只曉得,在她心里一直藏著個有關出行的夢想:特別希望有這么一天,我能像哆啦A夢一樣,從口袋里掏出一輛自行車,馬上就能騎走。

  她記得剛到北京那會兒也買過自行車,但不到一個月車就被偷走了,上班每天搭公交打車多有不便,而且周末想騎自行車逛一逛都成了一種奢侈。

  “如果有那種,可以隨時隨地、想用就能用的自行車多好!”

  這讓她聯想到曾在哥德堡和杭州看到的公共自行車。只是目前的公共自行車有個缺點:這辦卡、交押金也太不方便了!想騎卻不知去哪辦卡,也不知道哪里有換車點,即使帶了錢和手機,依然一輛自行車也騎不走。

  這個問題讓瑋煒糾結很久。直到一位投資人提議說:“你有沒有想到過‘共享單車’,掃一下碼就可以騎走的那種?”

  這下,瑋煒馬上就被這個點子擊中了,“可以共享的單車,嗯,就是它了!”

  共享意味著這輛單車屬于你,我,他。人人都能分享使用。

  提議的那位投資者成了天使投資人,初期資金是有了。但是,一起的工業設計師的意見是:“不靠譜。要實現根本不可能。被偷走怎么辦?放在哪里?”

  因為可行性太低設計師們都撒手不干了,最后只剩下瑋煒。雖然她也沒有什么把握,但心里一直覺得這事不做不行。

  瑋煒想讓自行車回歸城市,因為她在外出考察的過程中,發現凡是自行車普及的城市幸福指數都很高,像杭州、巴黎、哥德堡……

  “如果騎車的人越來越多,城市里就會有自行車道,綠樹,空氣會越來越好。每個人只付出一點力量,城市也許能被規劃得適合出行。”

  她覺得一輛自行車,能改變的可能是一座城市的生活方式。堅持夢想的人,運氣總不會太差。她重新召集一批汽車行業精英,開始研發第一輛共享單車。

  “我很幸運,自從開公司之后就遇到很多同好,汽車行業的先鋒者,慢慢地,我從最初的一個人,到現在擁有了一個團隊。”

  說歸說,做的時候還是遇到不少棘手的技術難題:

  1.容易掉鏈子;2.容易生銹;

  3.輪胎需要充氣;4.維護成本高。

  綜合運營成本和其他各方面的考慮,她想組裝出一輛4年免維護的自行車。

  結果跑遍國內自行車組裝工廠,換來的結果卻是——沒有一家能做。

  無法,只得自己設計。

  于是瑋煒帶著團隊跑材料廠,比較高鐵和飛機使用的材料,決定最后用特制鋁作為車身。

  為了尋找合適的材料,親自到材料廠考察。最后找到合適的車身。用這種材質全身拋光,觸感跟Mac一樣。一可以防銹,二輕,三外形潮。

  自行車的軸傳動裝置,用的是后輪電機發電,這樣就免掉了維護和鏈條容易掉的問題。

  從車輪顏色,外形,細致到輪胎,歷時半年,第一輛手工打樣的摩拜單車經典款終于出世!

  橙紅色可以融入城市,而且看上去顯眼,溫暖。 五幅輪轂,壽命比鋼絲款壽命長,能用8年。免充氣輪胎,是由熱橡膠發泡成型。而且用的是單擺臂,方便拆卸。

  想用的時候掃一掃碼,就馬上能騎走了。

  共享單車進駐北京時,最開始是在中關村投放。因為配置GPS跟蹤系統,一個亮點標志著一次開關鎖,就這樣城市被點亮。

  動圖有了GPS定位系統,無論在哪里都可以找到車。如果有惡意破壞的話,GPS是可以及時追蹤到的,如果被摩拜獵人發現,就會被扣除信用積分。

  慢慢地,你可以看到,這小小的單車點亮了一座座城市。來到了廣州、深圳、武漢、成都……

  一幫投資界大佬紛紛坐不住了,紛紛跑過來投資摩拜共享單車,就連馬化騰都向瑋煒伸出橄欖枝,李開復也曾做過她的投資介紹人。

  一輛單車,讓胡瑋煒的身價在創業領域從零起步,飆升至100億元。對此她這樣說:“外界只能看到光鮮的一面。最重要的還是,你愿不愿意拼了命地去做這件事情。”

  創業總是有風險的,關于這個問題,瑋煒倒是很豁達:“如果失敗了,就當是做公益吧!”

  不過,要說最讓司馬感慨的,還是瑋煒姑娘說過的這句話:“在城市里邊,凌晨2點,很多清潔工阿姨都是那個點下班,而那個時候是沒有交通工具的。”

  除了它……

  當那輛共享單車被掃碼解鎖之后,就像是Siri這樣賦予生命的機器人,或許能成為這些默默為他人服務的工作者們深夜里面最溫暖的陪伴。

  相信每個人小時候的溫暖記憶里,總有個角落是與自行車有關的,這個小小的物件意味著陪伴和守護。

  而對于瑋煒而言,她的使命就是讓這種溫暖的感覺延續下去。

  (阿拉蕾摘自愛微幫

  圖/點點)

德甲比赛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