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亦舒女郎要花多少錢

作者:黃佟佟 來源:《意林》

  事實上,我們這一代女性審美有相當一部分是由女作家們奠定的。

  瓊瑤讓我們把長發大眼憂郁清純的女生奉為人間極品;三毛讓我們看到各種叮叮當當的舊鐲子舊木頭都愛不釋手;亦舒則手把手教會了我們都市女郎的生活。

  話說師太對于女性的美極為能欣賞,她欽點過的美女都是利落且有個性的,比如林青霞,比如施南生,書中對于姑娘們的吃穿用度也都大氣,然而她自己……穿著打扮非常飄忽不定,這位神秘低調的香港女作家自70年末期以來,就筆耕不輟(60歲寫了三百本書),寫她的都市言情小說,女主角多半是獨立堅強經濟邁向自由的中產階級單身女性。

  這當然有時代背景,亦舒開始寫作時正值香港七八十年代經濟起飛時期,許多獨立女性投身中環,從事金融外貿,成為大公司中高層,亦舒描繪的正是這些白領女性的生活狀態,而這些書也讓大陸90年代漸漸興起的大陸女性白領們有了借鑒模仿的目標。

  《流金歲月》堪稱“亦舒女郎”模板,真心佩服楊凡導演的審美,兩個姑娘從校園到社會的著裝打扮都是經典,現在看來也不過時,瑪姬和紅姑也是真美,從顏值上保證了“亦舒女郎”這件事。

  我的一位師姐,20世紀90年代初就入了外企,是中國最早一批真正意義上的白領,同期同學拿三四百時,她已月入一千,第一年她攢下四個月工資,買了一只LV,原因是《喜寶》里那個富家小姐出門都用路易·威登,那時人民幣匯率低,奢侈品還是真奢侈。

  第一代大陸女白領沒有前輩,所以必須要在亦舒小說里偷師品位——亦舒告訴她們千萬不要全身披掛金光燦爛,但也得懂得使用名牌:

  女生穿上好的白襯衫配卡其褲,利索又美好;夏天要一身白,質地須是細麻或真絲,冬天要有開司米披肩;香水是午夜飛行,珠寶目標是辜青斯基,不然就簡單一對鉆石耳釘(3克拉最登樣),手表薄薄一只白金伯爵最顯品位,當然百達翡麗也能彰顯實力;包永遠是愛馬仕最好,“一只鱷魚皮手袋最是百搭”……

  我和藍小姐曾認真研究過要置齊一套亦舒女郎的行頭需要多少錢。

  白襯衫卡其褲,入門款可以買Club Monaco,1000多元也能買到單品。

  亦舒女郎的白衣卡其褲是什么牌子?黃偉文論證過是Club Monaco,但藍小姐更傾向于是Throey,一方面是現在Club Monaco已經花到昏厥,一方面是因為Throey更為挺括。

  開司米披肩倒是豐儉由人,如果買到Brunello Cucinelli,大約是個小2萬;這個牌子大家估計不是太熟,就是《歡樂頌》里面安迪常穿的一個意大利品牌,羊絨做得非常出名,輕軟細膩。

  香水不計,3克拉以上鉆石耳釘(林青霞便裝出巡就是戴10克拉裸鉆)十來萬是一定要的;伯爵的金表20萬左右,百達翡麗入門款也要十來萬吧。

  一如表門深似海,不過如若要買第一只貴表,真的建議大家買簡約的鋼帶,可以戴很久。

  鉑金包入門款6萬多(若一定要鱷魚皮上百萬也不稀奇,維多利亞那只喜馬拉雅,呵呵,200多萬)。

  朋友們,你們知道上次藍小姐在Celine專柜看中的中號鱷魚皮clasp竟然也要20萬啊,她差點在柜姐面前自盡。

  一切從簡的話,一位亦舒女郎的基本入門行頭價應在30多萬。

  當然,不是一年就要買齊,工作七八年以上的中高層白領置辦起來并不是難事,難就難在要保持這種生活水準,白襯衫卡其褲隨時想買就買,一年還可添置一只表或者幾只包,怎么樣年收入在50萬以上才可以維系。

  但這一切都建筑在一個基礎之上,那就是不必買房子。

  亦舒對房屋內部的要求并不高,地方不必太大,家具不需太多,有書有唱片有溫暖的大舊地毯、浴缸、全白家私和巨大的水晶瓶里插碩大白色香花足矣。

  這說來簡單,但是維護成本極其高,光全白家私就要人命。

  但她對房子的地頭要求高,亦舒迷都知道她迷戀的是:“靠山面海有大露臺的單身公寓,下班后,進門踢掉高跟鞋子,捧一只水晶杯子對著大海喝克魯格香檳”,要不然就是“市中心的清幽老宅,門口一棚棚紫藤”。

  以這種標準,在香港幾乎不可能,半山面海背山有大露臺半山單身公寓,幾年前就是七八千萬,現在早已過億,不是巨商或者名伶還當真是住不起。

  北京呢,老牌外交公寓七八萬一平方米,上海市中心的高級公寓十萬起,住得舒服一點總得有個七八十平方米吧,七八百萬也真不是個小數目,而市中心的清幽老宅,更是高山仰止,隨時千萬起跳。

  在亦舒的時代,從前的香港中產階級女憑一雙手可以住上面海背山有大露臺的半山單身公寓,在不生孩子不養家的情況下實現某種程度全面自由,在房價飛漲的現在是真的沒有這支歌唱了:

  首先,單身限購,賣兩套遠郊樓盤換一套市中心公寓已是妄想。

  其次,這種生活完全與亦舒女郎的生活方式相悖,你總不能穿著你的真絲白襯衣去擠地鐵吧。

  唯一的辦法就是租房。但北京CBD高級公寓二三萬一個月,按外企評估員工住房開銷最好占收入的百分之十的標準來看,要過上悠游自如的亦舒女郎生活,年收入不上一兩百萬簡直玩不起這格調。

  可是三十歲左右的白領女性大部分還只升到主管,了不起年薪過三十萬,租個靜安寺月租七八千的高級公寓已經相當吃力了,哪里天天喝得起一千六百塊錢一瓶的克魯格香檳。

  如果你還記得《歡樂頌》,安迪口中的這個中檔小區好像是月租一萬,按現在的社會狀況,亦舒女郎確實不是人人能做。

  可嘆啊可嘆,亦舒女郎這種港式獨立女性在大陸還沒成形,就已被大陸房價迎頭一棒,魂飛魄散,難怪亦舒這幾年書里的女主角全在美加混。

  確實,這一代華人單身女性靠一雙小手過上優裕生活羅曼蒂克式夢想實現的可能性很低了,那種風范與傲嬌,恐怕只能在女作家二十年前的書里瞻仰瞻仰了。

  (大浪淘沙摘自微信公眾號“藍小姐和黃小姐”

  圖/小兔子媽媽)

德甲比赛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