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最后一戰

作者:海勒根那 來源:《意林12+》

  大概在十五年前,我們獵民村曾經一派生氣。那時,男人們最熱衷的就是背起獵槍,三五人組成一個小組鉆進山林,直到獵取了足以炫耀的收獲,才會回村頭。

  后來動物少了,政府出面號召獵戶放下獵槍,退獵歸農。上邊的意思是要保護野生動物。

  于是,我們每家分到了十幾畝土地。世代以狩獵為生的族人根本不會這種耕田的技藝,握獵槍的手一旦拿起鏵犁,根本不知從何下手。

  放下獵槍的失落讓父親頹靡不堪。父親病了,他渾身忽冷忽熱,頭暈目眩,夜晚總會突然從夢中驚醒。就在這時,莊稼地不知被什么東西大片毀壞了。

  父親察看了一下雜草地上留下的扁平大坑,拾起幾穗啃食殘缺的苞米,喃喃自語:“是額替堪(老頭子)!”

  族人歷來把上了年歲的老公熊王叫作額替堪,父親神情異常,仿佛陷入回憶的泥沼:“我小的時候就見過它,沒想到他還活著……”

  農人急了:“必須殺死它,否則我們的莊稼可就完蛋了!”

  在我們族人的薩滿教信仰里,對熊的敬畏是顯而易見的。很久以前,族人是不被準許獵熊的。鄂倫春古書中記載:從前族人中有一位女性先祖,去深山里采野果,迷失了方向,只好獨自留在山林里生活,后來因為寒冷,身上慢慢長出了濃毛,又為了方便吃雜食,嘴巴生出了利齒和刺舌。許多年后,她的丈夫尋找她來到這片林中,看見一只黑毛熊正在采食,便拉弓射箭,一箭射死了黑毛熊。等獵人來到近前看仔細了,才發現熊的右前肢上戴著紅手鐲,那手鐲上的花紋和印跡表明這正是他妻子……

  面對鄉人迫切的求助目光,我父親略微停頓了說:“好吧,你們去找一支槍來!”

  興奮的人們轉過頭去找政府,特批來了獵熊的批條,還扛回來一支舊式的別拉彈克槍和一口袋子彈。

  第二天天不亮,父親他們就出獵了。幾個人,幾匹馬和幾條狗,隱沒在黎明前的青霧里。

  父親出獵后,我不時跑到村口望上一望,這會兒我多么希望父親忽然間從太陽中向我走來,腰板挺直得如同槍桿……至于那頭老熊王,我相信已經被神勇的父親舉槍擊斃了。

  苦苦等待了九天,卻始終沒有父親的蹤影。

  第十天的早上,我還睡著就被母親拽搡著跑向村口,據說是隊伍回來了。我四處尋找父親,在歸來的隊伍里竟然沒有看見他的身影,這讓我很失望,我認為父親這時應該像蓋世英雄那樣走在人群最前面才對。

  我問:“阿爸呢?”

  叔叔望著我,頃刻間涕淚橫流著說:“你阿爸他,他被額替堪,吃掉了……”

  叔叔說,那天,我父親他們分頭行動……是父親最先發現的額替堪,伙計看到父親舉起了槍,他的槍口都已經觸到額替堪胸膛的白毛了,可他卻不忍扣動扳機,反而把槍丟掉了……

  我的記憶被初秋的大風吹散了,少年的我像父親那樣,獨自背著手走向了光禿的山嶺,去尋找父親的秘密。而莽莽山嶺間總有一個孤獨的身影揮之不去。我淚流滿面,似乎讀懂了父親。

  田頭草摘自《青年文學》

上一篇:我們丟失的那35年     下一篇: 無
德甲比赛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