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丟失的那35年

作者:簡沐 來源:《意林12+》

  人到中年,我突然得知自己竟然還有一個同父同母的姐姐。那是發生在20世紀70年代的一個悲情故事:爸媽接連生下兩個孩子都夭折了,第三個孩子快出生時,有人勸說,把這個孩子送人吧,這樣才能保住這個孩子。受過一些教育的父母并不信那些,可是作為一家之主的奶奶卻對這深信不疑,她聯系了一個遠房親戚,把剛出生的女嬰送給了人家,并定下了永不相認的誓約。

  如今,強勢的奶奶已病入膏肓。她對爸說,閉眼前唯一的心愿,是看一眼那個離散了三十多年的孫女。

  在我知道這些之前,我的姐姐已經經歷過了驚詫、抵觸、釋懷到與親生父母抱頭痛哭的過程,也到奶奶的病榻前讓老人家心滿意足地聽到了那句“我不恨你”。所有與當年之事有關的人心結都已解開。這樣最好了,我是個感情脆弱的人,見不得太多的驚心動魄。可見到她的那一刻,還是忍不住淚如雨下。

  姐姐每個星期都會去看望爸媽,這個家因此多了活力。爸媽總是笑盈盈的,看上去年輕了好幾歲。我很欣慰。但慢慢地,一種叫“嫉妒”的元素漸漸在我心里發酵升騰。

  那個周末下班,我去媽家,進門就喊餓,結果媽只給我煮了面條果腹,卻給姐姐預備了48元一屜的蟹黃包,這讓我很是失落,草草吃過飯后回了自己家。

  每次我到家后都會給母親打個電話讓她放心。那天,我滿腹心事,竟把這事忘了。結果,我剛在沙發上坐了5分鐘,家里的電話鈴就響了。媽說:“每次你回去,我都掐著表,你一般是過二十四五分鐘給我打電話,今天都整整半個小時了,路上耽擱了?”我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聽上去很平靜,甚至刻意摻進了玩笑和調侃的口吻:“我這不到家先吃了會兒干醋嘛,我覺得你對我姐比對我好。”

  媽好像愣了兩秒鐘,然后笑著說:“這個傻孩子,你姐和你都是我生的,怎么會對哪一個比另一個好?只是,你姐打一出生就被抱走了,爸媽虧欠她太多。所以,下意識地,總是想加倍地對她好……”其實,媽不說,我也明白。我只是小心眼兒總在作祟罷了。

  讓我沒想到的是,事情沒過幾日,姐竟然給我買了一部汽車。她說:“你上班路太遠,有個代步車比較方便!而且上次我們一起從媽家出來,我要送你,你因為不是一個方向,說什么都不讓我送,那么晚打車,我和媽都特別擔心……”我的心里突然感到一種不能承受之重。為這份禮物的貴重,也為我的小氣與姐的大方之間的落差。我不知怎么表達,只是下意識地說:“姐,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好?”

  “因為我是你姐!我不對你好對誰好?而且,從小到現在,我們一直都沒有在一起,你已經35歲了,等于我們丟失了35年在一起的時光。錯過的太多,所以現在總想加倍地對你好……”

  我想起那晚在電話里,媽媽對我說的話。原來,媽媽對姐姐,姐姐對我,都是一樣的,都因為曾丟失了那么多年,所以加倍地想去補償。只有我,竟還那么狹隘地去嫉妒,去計較。我該怎樣感謝姐姐?她的愛與善良,讓我看到了自己最不可愛的那一面。我又該怎樣感謝她?讓我從此被更多的愛所包圍。雖然,我們丟失了35個年頭,讓我們缺席了彼此成長的歲月,但也正因為曾經的錯失,會讓我們在以后的人生里更加珍惜彼此。

  林冬冬摘自《婦女》

德甲比赛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