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在貓的天空之城

作者:莫小揚 來源:《意林12+》

  1

  我站在“貓的天空之城”前,這是一個很小但溫馨的概念書店,里面有明信片、布丁、奶茶……店主林燁是個很文藝的男生,他養了一只小貓。店里最浪漫的是一個活動——任何人只要給店主講一個關于自己的故事,就可以在店里挑五張明信片,得到一杯奶茶。

  深吸了一口氣,推開門,那個坐在吧臺里的男生隨意地翻看著一本書,我小心翼翼地說了句:“你好。”他抬起頭,靜靜地望著我等待下文。“我……是前幾天打電話給你,問你招不招工的那個人。”他思索了一會兒,用波瀾不驚的語氣說:“記起來了。可在電話里我已經說了沒有招工的打算。”

  “呃……”我有些躊躇地站在原地,硬著頭皮說,“這個我知道。只是……不要工資的員工,你收嗎?”而那個男生開口,說了一句讓我更尷尬的話:“這個,還真的,不敢收。”

  “這個……你不要誤會啊。”我語無倫次地解釋,“我喜歡寫小說,可總找不到靈感。朋友知道了就推薦我到你這兒來打工,她說這里有故事聽。所以,我打工的目的其實不是工資……只不過,我現在上大二,所以工作時間可能不怎么固定……”說完后,我等了好一會,就在我覺得無望時,他突然說:“是這樣的話,你明天有空就過來吧。”到這里,想必你已經猜出來了這個男生就是林燁。

  2

  在貓空打工的日子,有一種很純粹的美妙。一晃眼,就是一個月的光景。這一個月里,我聽了很多的故事,也知道有很多的故事,我可以從每一個人的細微表情里看到他的內心世界,或者翻開桌上為客人提供的留言本,從不同的字跡里,描摹出披著朦朧的外衣之后需要用想象勾勒出故事的樣貌。

  有一天,聽完一個女生的故事后,我問正在泡奶茶的林燁:“你聽了這么多的故事,就不會覺得都大同小異,很無趣嗎?”

  “不會。每個人的故事固然相似,可用心去聽,總會發現不同的。”林燁說這話的時候,表情里透出幾分遙遠的回想。這讓我很篤定他一定是個有故事的人。于是我忍不住說:“林燁,你給我講講你的故事吧。”林燁一聲輕笑:“我的故事和他們差不多,你不會有興趣聽的。”

  “怎么可能?”我想也沒想就反駁,“一般的男生沒有耐心開這樣的店。你簡直比我小說里的男主還神秘……你不會真的有一個已故的女朋友,然后……”我狐疑地望著他,雖然有點瞎掰,也確實好奇。

  “沒這么狗血。”林燁頓了頓,“貓空和這個店里所有的活動,都是以前和我在一起的那個女生的夢想,我在等她回來,帶著我為她實現的夢。”林燁的語氣很堅定,只是他的眼里卻透出幾分飄忽的迷茫——也許,是因為他堅持等,可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

  “你們,為什么會分開?”“那時候,我們常吵架。有一天,她打我電話,我不想接,可她還是打個不停。最后我接起電話,只大吼了一句——你不要再來煩我了!”林燁勾起一個苦澀的笑,“后來她就真的再沒找我。沒想到再見到她時,她戴著助聽器。我問她為什么不告訴我,她說最后一次給我打電話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快聽不見了。當時她很怕再也聽不到我的聲音了,可我一句話都沒讓她講,她就死了心。”

  “可是,她戴著助聽器,也能聽到你講話啊。”我忍不住打斷林燁的話,而他聽了,眼里露出更深的落寞:“我也這么對她講,可她說這不一樣。我又對她說我等她,可她說很多東西在我掛掉電話的那一刻就改變了,讓我不要等。”

  “可是。”我別過頭去不忍看林燁微紅的雙眼,“可你還是在等她不是嗎?”“是啊。”我都能聽到他深呼吸的聲音,“我不知道自己除了等她還能做什么,放下一切和別人在一起?”他停頓了良久,終于一字一句地說:“做不到。”

  我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沒想到林燁突然開口:“葉顏依,你有什么故事?”“我的故事嗎……”我低垂著眼猶豫了一會兒,慢慢說道,“我高中和一個男生在一起三年,后來他要出國,歸期不定,我就告訴他,我等你回來。”

  “怎么也是等……”林燁低聲呢喃出這樣一句話,像是自言自語,卻點染出無限惆悵。這時我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突然說:“林燁,如果你等的人沒來找你,我等的人也沒回來……不如我們在一起湊和湊和算了。”

  連一瞬的遲疑都沒有,他說:“葉顏依,我總是要等她的。”我故作輕松地笑了兩聲:“和你開玩笑,居然還當真了。”

  3

  本來我以為,我和林燁哪怕不能在一起,也能就這樣一起安安靜靜地走下去。他應該不會再和別人在一起。只是穆梓柔在這個時候,悄悄闖入了林燁的世界,打破了我所有的假想。穆梓柔的耳朵也有毛病,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林燁對她越來越上心。直到那一天,林燁牽著她的手站在我的面前,我的心突然沉到了谷底。

  林燁說要帶穆梓柔出去走走,而離開前,他把貓空,暫托給了快大學畢業的我。這時候,我才明白原來林燁以前是沒有碰到讓他心動的人,才對從前的人和事才格外地難以釋懷,而現在……

  就這樣,一夢又是兩三年。“丁零丁零”風鈴響起,抬頭,我不由得笑:“大老板,你可算回來了。”“這里還是老樣子。”他打量著店里。

  “還要等你回來接手呢,哪敢大改。”“那你,還是老樣子嗎?”他轉過身,略帶鄭重地問我,我知道他在問什么——他一直都以為,我在等國外的人回來,笑彎了眉眼,我應著:“是啊。”

  寒暄了一陣后,林燁離開了。凝望他離去的背影,身旁的小丫頭突然開口:“這就是你跟我講過的那個人?”我點頭。

  “他看上去很不錯。” “當然了。”我竟然有幾分得意,“不然我能喜歡這么久嗎?”

  “那你還讓他被一個晚出現的女生搶走,真沒用。”“丫頭,有些東西,從一開頭就錯位了。那時候他講了他的故事,又反過來問我。你知道,遇到他之前,我沒有任何故事。可是那時候的我太笨,瞎掰出一個故事來……后來,我怕他知道我騙他,所以什么都沒法說……更何況,我曾向他開玩笑,不如我和他在一起算了,可他拒絕得干脆。他總歸是不喜歡我的。”

  “你還是太膽小。”“是啊。”擦拭著眼角的幾點水珠,我承認,“我是不夠勇敢。哪怕我曾鼓起勇氣,骨子里,也還是懦弱。”

  只是,林燁,這樣獨自安靜地等待不可能回頭的你,是我這輩子干過的,最勇敢的事。

  水墨青花摘自《中學生博覽》

德甲比赛录像 极速时时彩开奖历史 天津快乐十分软件 福彩陕西快乐十分钟 怎样炒股才能赚钱 广西十一选五和值基本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图表手机版 体彩飞鱼53期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下找 炒股配资开户 河北快三预测专家推荐号 幸运农场中八个多少钱 吉林11选五规则玩法介绍 澳大利亚普通股票指数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出来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彩经网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买股票的人大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