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是一朵花

作者:微光·地瓜女王 來源:《意林12+》

  在我7歲之前,許安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男孩子,后來他就搬家了。于是7歲那年,林凱南取代許安,住進了我的心里。

  要知道,在那個年紀,敢穿純白衣服的孩子不多,年紀小,好玩耍,常滾得滿身都是泥,純白衣服哪能搓洗得干凈?

  林凱南卻是個例外,他身上永遠都是干干凈凈的——他是住進我記憶里的那個干凈漂亮的純白少年。

  當時林凱南就坐在我的前面,上課時我總會盯著他后腦勺發呆。我在想,這個世間怎么會有長得這么好看的后腦勺呢?林凱南大抵是察覺到了我總是盯著他看,瞪大眼睛轉過頭來看著我:“喬戀戀,你為什么總喜歡盯著我的頭看呢?”

  我說:“林凱南,我在看你頭上有沒有長虱子!”

  這么干凈漂亮的男孩子,頭上怎么會長虱子呢?我偷偷對著他的后腦勺許愿,讓我小學初中高中一路都能看到他的后腦勺。

  冥冥之中總覺得是老天爺的有意安排,林凱南真的考入了跟我一樣的詩坂中學。許安的出現卻是在我意料之外的。

  我和許安被分在了1班,而林凱南則去了3班。許安見到我的第一眼就把我認出來了。

  他說:“喬戀戀,你還是沒變哦,還是和以前一樣壯壯的。”

  我想,許安,就沖著你的這句話,已經深深傷了我的心,不過呢,好在還有林凱南。

  聽說林凱南在入學考試中數學考了滿分而被選為數學課代表,我便努力學習想要追上他。幾次考試,我的排名一次比一次靠前,班主任一次又一次對我豎起大拇指,她說:“孩子們,你們都應該向喬戀戀看齊。”

  許安每次都很起勁地帶頭鼓掌。

  終于,在我覺得成績比林凱南還要好的時候,我決定給他寫一封信,講講7歲那年對他后腦勺的真實感受。那是臨近中考不到一周的時間,我記得很清楚。

  結果沒想到第二天,我的信被貼在了學校的“光榮榜”上,靠近廁所的位置,每一個從廁所出來或者進去的人都會駐足觀看,指指點點。我一時間名聲大震。

  雖然信上只是說明了7歲那年,我其實是在對著林凱南的后腦勺許愿,但沒想到林凱南被嚇得魂不附體,老師們驚慌失措地開會,會議的主題就是“如何拯救喬戀戀同學不純潔的心靈”。

  林凱南找到我,皺著眉頭很嚴肅地對我說:“喬戀戀,你簡直就是個地地道道的女流氓!要是我考不上一中我就跟你急!”

  那天晚上回家后,我的心情特不好,本想著借可樂消愁,誰知才喝了一口就覺得味道不對,趕緊吐了出來,原來是奶奶把醬油裝在了可樂瓶里。

  中考呼嘯而過,林凱南真的沒有如愿考上一中,當然我也沒有,我只進了28中。

  當年的愿望沒有實現,林凱南和許安高中都沒有跟我同校,我心里不覺有點悵然若失。

  年少的時光很美,美到讓人舍不得去遺忘,偶爾有點小糾結,偶爾有點小插曲,可并不影響它的純白美好。我們有過一段共同交集的時光,這便足矣,足夠珍藏回憶。

  年少輕狂,歲月如花。

  一川煙雨摘自《中學生》

上一篇:月下漫步     下一篇: 破牛仔褲與晚禮服怎能共舞
德甲比赛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