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水月·封愛記

作者:魚小雙 來源:《意林12+》

  1

  “皇上請寬心,有無賞賜,小臣都當拼死救駕!”鐘離子見南宮秦皇如此說,鮮血淋漓的嘴角浮出一絲苦笑,心里卻在思慮著自己是該咬舌自盡,還是等著被葬身蛇腹。反正橫豎都是個死,被蛇妖吞食不如自己了斷顯得威武不能屈一些,我咬,咬。

  “哎喲,好疼!”鐘離子的牙齒剛咬到舌尖,就疼得渾身一哆嗦。“不對!誰在叫疼?”剛剛那聲喊疼痛的聲音并不是從自己喉嚨里蹦出來的,而且,那慘叫聲分明是尖細的女子嗓音。

  鐘離子睜開眼,驚見青斑蛇妖身上突然燃起一團巨大的藍色火焰,她圓滾滾的身子突地被這道道藍光剜出幾個圓形窟窿,那窟窿四周的皮肉焦黑,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蛇肉烤煳了的焦腥味。鐘離子至此方明白,剛才那聲慘嚎是青斑蛇妖發出的。

  “這是怎么回事情,這火焰是從哪里冒出來的?”鐘離子舔舔嘴角腥冷的已經結成冰碴的血跡,正暗自嘀咕,耳畔響起青斑蛇妖炸雷般的吼叫:“鐘離子你這廝嘴里噴出的是什么毒血?竟敢灼傷本仙姑的身體,看來,爾等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青斑蛇妖身子雖被藍色焰火灼出無數窟窿,但似乎未傷及她要害,纏著鐘離子和南宮秦皇的蛇尾不但絲毫未松懈,反而更是緊了一圈。

  “罷了,想不到我一代風流倜儻的大巫師還未完成統一天下的霸業,就喪命在這小小蛇妖手里,豈不被后人恥笑。”鐘離子正閉目等死,突然回想起青斑蛇妖剛才的話:“不對,那蛇妖說我噴出的血灼傷了她,難道我的血液真的含有奇毒?”

  鐘離子有瞬間的迷惑,紫色臉膛上的那雙小瞇縫眼眨巴不停:“我竟從不知道,我的血液如此奇寒奇毒,能把蛇妖的身體剜成篩子眼,真是奇怪!”

  “鐘愛卿,你真是我南宮古國一代奇俠,你為救護本王脫險,竟肯舍命噴出體內鮮血,灼燒妖蛇,真乃忠心可嘉……”南宮秦皇見此情形,感動得老淚縱橫,對鐘離子顫聲言道。

  “皇上不必如此,這都是小臣應該做的!”

  鐘離子側首對南宮秦皇微微頷首。心道:“傻瓜才肯噴血救你……不過,這青斑蛇妖竟還未斃命,我如若再噴出一口鮮血于她的命門處,那不就能徹底燒死她?只是,這妖的命門在何處呢?”

  2

  鐘離子正低頭思忖,耳畔突傳來孟洛的聲音:“鐘巫師,不必發愁,那妖蛇的命門不在七寸間,而在后腦門正中位置那三角形青斑上,你只需噴血于此,妖蛇定一命嗚呼。”

  鐘離子聞言,趕緊大張雙唇,肚腹用力,擠壓丹田,再聚氣于喉,想生生逼出一口鮮血來。只可惜,他一張紫臉憋成紫葡萄色也未曾噴出半滴鮮血。

  而此刻的青斑蛇妖因為吃痛,不停地在黑色煙霧中翻滾騰挪傷痕累累的身子,嘶吼慘嚎震人耳膜。被蛇尾緊緊箍住腰身的鐘離子和南宮秦皇此際像是乘坐上一輛旋轉風車,只覺耳畔風聲獵獵。

  “鐘大巫師,趕緊朝蛇妖后腦噴血啊,難道你是舍不得自己體內那點濁血?我想提醒你的是,如若那蛇妖吃不了這痛楚,以現在這般姿勢松開你二人,你等就是粉身碎骨也不在話下。”孟洛的聲音略顯焦灼。鐘離子自是氣惱萬分,即便恨得咬牙咯咯,也只得微語傳聲,對孟洛恭聲道:“孟小仙,你以為我鐘某人真舍不得那幾滴鮮血,我實在是用盡氣力也噴不出啊……”

  “那好,本仙就暫且受累,助你噴出,如何?”隨著孟洛話音未絕,鐘離子只覺得胸口處仿似被什么重物狠狠一擊,力道之大,似乎要穿透心扉。他不禁斂眸皺眉,雙唇大張 “哇”的一聲,一股猩紅的鮮血,瀑布般自口中噴出,直直射向青斑蛇妖的面門。

  “哎喲,是后腦門,不是面門,我這股子血,豈不白噴了!”鐘離子眼見那股鮮血呈直線直射青斑蛇妖面門,心底不禁焦灼萬分,趕緊悄聲嘀咕:“神仙大爺,求你老保佑鐘某,趕緊讓這股血液拐個彎,射中妖蛇的后腦門吧!”

  說來也奇,鐘離子正悄聲禱告,半空忽地卷來一股颶風,那風裹著鮮血,一個兜轉,直直射向青斑蛇妖后腦門。只聽得“嗷”的一聲慘嚎,被鮮血噴中腦門的青斑蛇妖大聲哀嚎,響徹天際。吃痛不已的青斑蛇妖終于松開了蛇尾,鐘離子和南宮秦皇的身體迅速向地面掉去。

  “鐘愛卿,救……我!”

  南宮秦皇眼見自己的身子仿似斷線的風箏,直直朝萬丈地面墜去,不禁驚聲尖叫。鐘離子聽到南宮秦皇的呼救,急忙穩住身形,一個側身飛躍,迅速靠近南宮秦皇,展開雙臂,把他橫抱胸前。半晌之后,兩人終于穩穩落地。

  3

  鐘離子正暗自慶幸自己和南宮秦皇終于平安落地,突覺剛剛背靠著的香樟樹干一陣猛烈抖動,旋即,一股腥熱的液體憑空而降,從他的脖頸直澆到腳底。還未曾來得及分開的兩個人瞬間變成一對血人。

  鐘離子渾身一激靈,趕緊抬手抹去臉上的鮮血,抬頭向上望去,只見有半截不見首尾的青斑蛇身橫擔在茂密的樹丫之間,搖搖欲墜,那蛇身兩端正汩汩朝外鮮血直涌。呃,原來是這妖蛇的半截殘破身軀啊,差點嚇暈本巫師了!

  鐘離子確定妖蛇已死,頓覺身心輕松,伸出雙手,掰開正緊緊摟抱住他的南宮秦皇:“皇上,那妖蛇已被鐘某制服,您稍稍歇息一下,我便送您回宮!”“好,好,有勞鐘愛卿了!”南宮秦皇松開雙手,他剛經歷高空之險,現在又被披頭淋一身鮮血,早已驚得魂飛魄散,不禁渾身一陣癱軟,整個人從鐘離子懷里滑落,癱坐于香樟樹下。

  鐘離子深吸一口氣,輕拂去衣衫上的斑斑血跡。而后,他轉身欲替南宮秦皇拂去衣衫上的血跡,突覺胸口一陣刺痛,他伸手捂住胸口,心道:想必是自己剛剛吐血焚妖所致,看來得打坐片刻,恢復精氣神,否則,等下怎么施展法力送這渾身酥軟似面團的皇帝老兒回皇宮?

  鐘離子盤腿坐下,閉合雙眸,雙手放于膝上,默默念動咒語,正在他要進入忘我境界之時,只聽得“嗖”的一聲,仿似有什么利刃貼著面部狠狠劃過。“誰?是誰暗算你家鐘爺爺!有本事就站出來與本巫師大戰三百回合!”

  鐘離子忍住劇痛,抽出腰間的碧玉竹簫,抬眼四處觀望,但濃稠的血液糊住了他的眼眸,他視野所及之處,盡是暗紅一片,根本看不清剛剛是誰偷襲了自己。

  此際,依在香樟樹下的南宮秦皇剛剛緩過氣來,突見眼前之景,頓時驚得變了聲調:“蛇妖……頭,鐘愛卿,你的臉……”

  “我的臉怎么了?”鐘離子解開腰間棕紅色皮囊,拿出一白色小瓷瓶,倒出一些紫色粉末,涂抹于面頰之上。“鐘愛卿,你臉上……滿是牙印,還有無數小窟窿……”南宮秦皇話音未落,只見一巨大的黑色物體帶著一股濃重的腥氣,再次飛速撲向鐘離子的面頰。

上一篇:冬天來了     下一篇: 月下漫步
德甲比赛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