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科學狂人玩出不一樣的人生

作者:風楊 來源:《意林12+》

  2002年2月的一天,讀小學一年級的盧馭龍放學路過一家醫院時,撿到了一瓶藥水,他好奇地把藥水倒在地上,倒過藥水的地方立即冒出許多小泡泡,一只西瓜蟲被活活地燒死了。

  好奇的盧馭龍將藥水倒進小瓶里裝在褲子口袋,準備帶回家好好研究。半路上,他感覺腿上有陣陣灼熱感,刺痛得厲害,一路小跑到家,才發現,原來瓶蓋沒塞緊,液體溢出來了,他的褲子被燒了個大洞,腿上也留下了個疤。晚上,媽媽冷潔知道后,一邊給他擦消炎藥水,一邊跟他繪聲繪色地聊起化學。盧馭龍第一次從媽媽的口中知道了世界上還有很多好玩的東西。

  之后,他將令人討厭的興趣班全都拋到了腦后,只想做實驗。盧馭龍對化學的喜愛已經到了癡迷狀態,他特別著迷于《諾貝爾傳》,想親自做完書里的每個實驗。11歲那年,盧馭龍開始著手做硝酸甘油實驗,他將實驗室從臥室搬到了陽臺,按照書中介紹的方法一絲不茍地進行著,誰知由于錯誤的信息,實驗生成的氮氧化物與陽臺上掛著的濕衣服里的水分子產生了酸類,頓時,只見衣服全都褪色了,緊張的盧馭龍取下一件衣服想看個究竟,不想衣服變得非常脆弱,一拉就爛了。

  下班回到家的冷潔看到一片狼藉的陽臺,憤怒了,在盧馭龍父親盧學東的協助下,她第一次摧毀了他的實驗室。他們將他所有的實驗材料全部裝進了垃圾袋中,扔到了外面,而小小的盧馭龍也只能屈服于媽媽,可心里卻在暗暗籌措新的實驗室。通過不斷的嘗試,盧馭龍終于成功合成了硝酸甘油。

  由于知識的欠缺,在實驗過程中,經常發生意外事件。為了兒子的健康和生命安全,冷潔和老公不斷上演著摧毀盧馭龍實驗室的戲份,可是盧馭龍一次又一次地排除萬難進行著自己的化學實驗。

  其實,父母的擔心并不是多余的。盧馭龍因為做實驗先后經歷了十多次的手術,全身上下縫合了400多針,可是這并沒打消他的積極性。相反,與死神打過交道,盧馭龍更加體會到了生命的可貴,變得更為成熟了,更加明白為人子的責任與義務。雖然化學實驗不再進行了,但內心對科學的強烈熱愛并未停止。他經常瀏覽各大網站,無意中發現了有個著名的科創論壇,這里有許多和他一樣熱愛科學的同道中人。

  一天,他被一個帖子吸引了,那一張張閃電與人的完美結合的圖片強烈地震撼了他,人能將閃電玩于股掌之間真的是太神奇了。盧馭龍第一次知道了特斯拉線圈,這是世界著名物理學家尼古拉·特斯拉的發明,它是使用變壓器使普通電壓升壓,然后經由兩極線圈,從放電終端放電的設備。他蠢蠢欲動,他感覺此物是為自己而造的。

  起初,盧馭龍只是嘗試繞個很小的線圈,品嘗到成功滋味后,他規劃繞個更大的,可成本也相應要大得多,更重要的是家里場地滿足不了他。冷潔看兒子如此癡迷,最終選擇屈服,從反對兒子做實驗到漸漸地支持,她和老公商量,決定從不寬裕的收入中擠出部分錢來,為兒子在城鄉接合部租下了一套面積一百多平方米的鐵皮房子。為了將高壓帶電作業對身體造成的危害降低到最小,盧學東又想方設法給兒子制作了一件用金屬絲做成的法拉第籠衣,可有效地將電導入地面,使兒子的安全有所保障。

  半年后,盧馭龍將父母請到了他的實驗室。看到兒子全副武裝,身著法拉第籠衣,眼戴防護鏡,打開人工閃電發生器,在通上500千伏高壓電的時候,夫妻倆的心都揪緊了……隨著嗞嗞的聲音響起,藍紫色的人工閃電狂舞著,盧馭龍也和著閃電揮起了雙臂,和閃電共同演繹了一支曼妙的舞蹈。在場的冷潔被震撼了,眼前僅16歲的兒子將蘊藏在科學中的美用他獨有的方式表達了出來,要知道他所制造的“閃電”電弧長達數米,峰值超過500千伏,已達到國內最高水平。

  2011年5月,盧馭龍帶著他的特斯拉線圈,將一幅令人瞠目的神奇畫面搬上了《中國達人秀》的舞臺,贏得了場內觀眾的熱烈掌聲,自此,他的名字家喻戶曉。

  2011年7月,高中畢業的盧馭龍在一所民辦學校為他提供的2000多平方米的研究室里,開始組建自己的電氣研究室,專攻“全球無線輸電”,他手下有正式員工8人,還有許多兼職人員。由于未滿18歲,研究室暫由爸爸盧學東管理。

  2013年1月8日生日那天,父母特地帶著他去更換了研究室的法人,從這天開始,盧馭龍真正地成為了中國最年輕的CEO之一。如今,他的研究室不僅繼續實驗,開發新產品,還和某機構合作,共同開展少年科普工作,讓一些具有天賦和興趣的青少年能夠在此實現自己的科學之夢。

  歸雁生摘自《山東青年》

德甲比赛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