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所有的胖子都需要一段悲傷的往事

作者:蘇含涵 來源:《意林12+》

  1

  2012年,高中最后一個暑假。如火如荼的倫敦奧運會,C城橫空出世了一位跳水冠軍。坊間盛傳X房地產公司給冠軍的爸媽送了幾套房,當地政府給了多少獎勵,連冠軍的小學都拉橫幅大肆宣傳。于是那年夏天,很多家長急著把自己的孩子送去游泳班。在這群娃娃學員中間,我和范攀就顯得特別一點,腰間自帶游泳圈不說,一下水還激起千層浪。

  沒錯,我們是來減肥的,范攀來的時間比我晚。我們倆第一次交集,源于范攀龐大的身軀一頭栽進泳池,同是胖子的我躲閃不及,無辜地被他殃及池魚。我吐出幾口味道很不好的池水,沖著范攀大喊大叫:“知道我璐璐長得富貴如楊貴妃,你也用不著這樣為之傾倒吧!”在場的人頓時都幸災樂禍笑得驚天動地。

  范攀很識相,當天主動請我吃飯賠罪,只是地點窄了點。我們兩個大塊頭往臨街大排檔一坐,喜得老板眉開眼笑,招呼得特別殷勤。要不是老媽盯得緊,那天的六個菜也不夠我塞牙縫。

  酒足飯飽后,我打著飽嗝問:“喂,你干嗎要減肥啊?”范攀倒是爽快:“女朋友要求的啊。”

  “你居然有女朋友……我都活了18年了,還不知道戀愛的感覺是怎么樣。”

  2

  夏天最熱的時候,老媽開始跟蹤我有沒有去游泳班。精明如她,已經從我依舊松垮的肥肉中窺見端倪。還好我胖歸胖,心思還是七竅玲瓏,好幾次成功蒙騙過關。

  那天晚上吃完飯,范攀背起他那個龐大的背包,說打工時間到了。我瞪大了眼,結結巴巴地問:“你怎么找到工作的,我找了好多他們都不理我。”范攀抖了抖背包,語氣有點鄙視:“自力更生,找不到暑假工,去路邊貼貼膜總可以吧。”

  聞言我狂喜,立刻諂媚地湊上前,“要不,咱合伙?你看我,活潑可愛能說會道,肯定是最佳合伙人。”天知道高考后漫長的三個月,天天在老媽眼皮底下游泳運動吃素,我早就吃不消了。

  那天我們就開始了合伙之路。在最繁華的商業街街角,每天晚上我都像只猴子一樣活蹦亂跳招呼路人。搭檔了將近一個月,我只見過他女朋友芊芊一次,纖纖細細的一個女孩子,膚白勝雪,說話嬌聲嬌氣的,一見到我就咯咯掩嘴笑。

  “看來阿攀說的是真的,你們真是最佳拍檔,體形都好搭呢。”

  我皮笑肉不笑地回答她:“對呢,整條街找不出幾個比我們胖的。”

  老好人范攀忙著打哈哈:“今晚不如我請你們吃海鮮吧。”

  芊芊嬌滴滴地說:“好啊,海鮮熱量低,我最怕胖了。”

  本來我還想大吼一聲點菜。聽到這句話就徹底坐不住了,也不理范攀哀求的眼神,隨便找了個拙劣的借口溜了。亞熱帶的城市,夏夜永遠是熱氣騰騰的。我逛了幾圈,吃了幾串烤肉,一份臭豆腐后,滿足地摸摸肚子,準備打道回府,這時,老媽噩夢般的聲音響起:“我說周璐,你到底有沒有羞恥心啊?”我想,肯定是因為夜市的燈刺眼,我眼眶很快就紅了。

  3

  我跟范攀說:“我們回游泳班吧,這世界對胖子太殘酷了,以后互相監督共同進步。”范攀邊收拾邊點頭:“沒問題,芊芊說我又胖了。”

  即將開學,游泳班只有稀稀拉拉幾個小孩子在戲水。潮流這種東西,來得洶涌,退得也迅猛。人少后我很開心,一頭扎進水里,誓將減肥進行到底。就在我享受流水溫柔的撫摸時,范攀卻一臉凝重地按著手機鍵盤。在智能機都只賣599的今天,他還固執地用著諾基亞功能機,把賺來的錢給女朋友買禮物。

  那天范攀的異樣表情卻像一顆種子,在我心里生根、抽芽、蔓延。依舊是他每天四點到六點陪我游泳,六點半到十二點一起擺攤。唯一改變的是,我們不再在收攤以后大咧咧地跑去夜市找尋各種讓人口水直流的小吃。

  好幾次我暴躁到想推倒面前的攤床,跑到附近的美食街去海吃一頓。但每次我一露出這種豺狼般的眼神,范攀就會輕拍我的肩膀說:“要說到做到。”

  “你們倒是挺配的。”此時芊芊的聲音響起。范攀立刻斂了笑容,起身拉住芊芊的手肘。芊芊躲避開范攀的手,“沒事,反正我們都分手了。”

  我忍不住插了句:“你這個女人不就是比我瘦了點嘛,除了裝嗲你還會什么?”芊芊臉漲得通紅,“你,你說話怎么那么難聽啊。”末了,居然梨花帶雨地哭了。

  我想繼續說下去,范攀喝住了我:“夠了,你別說了。”說完立刻收拾東西,背包一背,拉著芊芊就走,甩給我兩個背影。

  4

  那天我是哭著回家的,之后,我就沒再去那個街角找范攀。我甚至悲哀地發現,我沒有他的聯系方式,除了知道他考上了G大,其他我一無所知。游泳班倒是常去,只是我跟教練商量著換早上的班了。沒有料到范攀能找到我家。他遞給我一疊紙幣,說是一起賺來的錢,并求我回去和他繼續合伙。他說,我不在的日子,生意少了不少。果然我的好,也是有人看得出的。

  夏天快要結束的時候,我瘦了20斤。最后一晚去擺攤。我將給范攀準備的禮物藏了又藏。范攀依舊像只泰迪熊,叫人懷疑他說的減肥計劃到底有沒有真正在執行。

  那天晚上,范攀接了幾個電話,我盯著他那個暗淡的舊手機不放,手里的盒子都出了汗。心里在想著要用怎樣的方式把包里的禮物給他。正胡亂地想著,剛想開口,范攀卻搶先了一步:“最后一天,我們早點收工吧。芊芊要過來,我們一起去吃宵夜。”我還在掏東西的動作一時就不知該怎么繼續下去了。

  5

  很快我便上了大學,跟范攀的聯系也越發地少了。我不再刻意去減肥,只是適當飲食和運動,讓身體保持健康的狀態。

  我始終記得最后的那個晚上,芊芊見到我,嘴巴張得老大,她一直以為減肥我也就說說而已。我腰桿一直挺得直直的,只挑醬黃瓜吃。芊芊難得用贊賞的語氣對范攀說:“你應該跟她學學,她這樣下去很快就比我瘦了。”

  我正想禮貌地回一句的時候。范攀一句戲謔讓整個氣氛都冷了下來:“璐璐再怎么瘦也還是個女漢子。”黃瓜實在是太酸了,咽了好久,酸水還一直往喉嚨上涌。我承認,我喜歡范攀,要問從什么時候開始的,恐怕連我也不清楚。我包里的手機再也沒有拿出來,隔天便拿去手機店退了貨。

  在一起相處的那段時光,我了解范攀是真心把我當成一個朋友看待。小時候看童話,幻想自己窈窕如灰姑娘,會讓王子一直追追追。但就如某個環節出了錯,醒來發現自己成了一個悲傷的胖子。王子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你。在似懂非懂的年紀,被在乎的人的無心之語狠狠地傷害過,這并不算什么悲傷的往事。相反,它是一個難得的契機,讓你重新審視自己,最終跟自己握手言和,接納了那個不完美但可愛的自己。

  夏之炎摘自《中學生博覽》

上一篇:井涼的家沒有草原     下一篇: 爆炸的十月星期八
德甲比赛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