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呼,水很深

作者:吝老貓 來源:《意林12+》

  正版語文

  按現在的說法,“吾”和“我”算是同義詞了。其實,它們還是有差別的。宋朝有本《四書箋義》就說,“吾”是對自己說自己,比如“吾有知乎哉”,對別人說自己則是“我”,如“有鄙夫問于我”。這里面的差別挺微妙的。不過呢,這不算是很重要的事情,因為現在很少用“吾”,這種細微的差別,當個小知識知道也就行了,不知道也無傷大雅。

  但有的事還是得說。寫信的時候,熟人之間往往不署名,最后寫個“知名不具”,透著親密。不過要在唐宋時期,“不具”這個詞不能亂用,只能長輩對晚輩說,上級對下級說。那要是反過來呢?位卑者對位尊者,要用“知名不備”。同輩朋友之間,只能寫“知名不宣”。宋人魏泰《東軒筆錄》里,就講了這樣的區別。魏泰說,從字面看,這三個寫法也看不出有什么輕重之分,也不知道是誰定的,“而舉世莫敢亂,亦可怪也”。還有兩個古裝戲里經常用到的稱呼,就是“老爺”與“大人”。細說起來,“大人”這個稱呼,在明朝以前是不受歡迎的,因為明朝官場要稱“老爺”,但也有很多區別。位重為九卿,稱“老爺”,外任司、道以上官員,稱“老爺”,而相對低級別的官員,要稱為“爺”。至于鄉紳、地主之類,那是不能稱“老爺”的,只能稱“老爹”。

  有趣的是,如果當爹的已經是“老爺”了,那么兒子無論官做到多大,別人也不能叫他“老爺”,只能叫“大爺”。直到清代,稱呼才逐漸有了變化,老百姓管大官們叫“大老爺”,知府知縣之類,竟然稱為“太老爺”,舉人、貢生什么的叫“大爺”,官場之間,互相稱呼“大人”。

  說起“大人”,這個稱呼是始發于明朝,興起在清代的。《萬歷野獲編》的作者說,他爺爺有一次在朝房等待張居正接見,張居正進來的時候問:“哪位是沈大人?”他爺爺趕緊說:“我是。”這說明明朝已經有了這個詞,而且是官僚之間互相的稱呼,不分上下級。

  那再往前說,沒有“老爺”“大人”的時候,官場怎么稱呼呢?恐怕就是“明公”“公”一類的了。在古代,即便在一般老百姓之中,也有些區別人的稱呼。例如男青年,就被分成兩種,學習好的、家里有背景的文藝男青年,會被稱為“秀”,如張三秀、李五秀,這個“秀”字,一度成了男孩名字中的常用字。而普通的男青年,就叫做“郎”,張三郎、李五郎。

  慢慢地,“秀”這個稱呼,也蔓延到女子之中。北宋祥符年間,建安有位姓徐的女子,寫了本書叫《閨秀集》,從此,會吟詩有文化的女孩子,就叫做“閨秀”。再后來呢,大家都知道了,女性基本搶走了這個“秀”字,男人們很少這么叫了。還有兩個常用稱呼:老師,同學。其實這兩個詞的歷史都不算長,全是明朝才有的。

  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稱呼。文藝作品不是史書,可能用錯了大家也不知道,反正不是當真看的。不過要用對了呢?顯得自己多嚴謹啊。誰也做不到全對,追求準確就好。

上一篇:“換心效應”背后的秘密     下一篇: 帝心蓮絕世殤
德甲比赛录像